银保监会:蚂蚁整改仍在继续,坚决遏制资本在金融领域无序扩张

03-02 来源:琼文财经网 作者:琼文小编

 郭树清表示,五年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25万亿元,坚决遏制资本在金融领域无序扩张。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监管,筑牢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防火墙

文|《财经》记者陈洪杰

编辑|袁满

“持之以恒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2017年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的要求。2022年3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新办举行的“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和高质量发展新闻发布会”上对蚂蚁集团整改、农信社改革以及整顿影子银行等热点问题一一进行了回应。

郭树清表示,蚂蚁集团等平台开展的金融业务,在过去没有纳入监管,现在正在逐步纳入监管中,这有一个过程。当下,蚂蚁自查基本结束,整改还没结束,有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探索,有新情况会及时披露。

在影子银行的化解上,郭树清称,在过去五年间,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25万亿元,仅在过去两年就压减11.5万亿元。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还有很多冒名的“新金融”产品、“创新”产品陆续出现,有很大的欺骗性,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此外,郭树清还提醒了银行在房贷业务上的风险。“20多年前,个人申请住房贷款很不方便,对此我有切身体会。当时我担任外汇局局长,申请建设银行的住房公积金贷款,从申请到发放用了半年时间。现在房贷在大型银行贷款的占比很高。我们反复提醒他们要注意风险,很多人买房贷款是为了投资、投机,将来万一房价下跌,或者出现其他问题,对银行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金融危机。”郭树清表示。

蚂蚁整改尚未结束

在上述发布会上,郭树清表示,坚决遏制资本在金融领域无序扩张。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监管,筑牢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防火墙。坚持规范与发展并重,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依法将互联网平台金融业务全面纳入监管。强化金融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范持牌机构与互联网平台公司业务合作,维护市场秩序。

郭树清进一步称,“对蚂蚁集团等1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涉及的金融业务,人民银行牵头,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一起,从前年以来一直在进行整改,总体进展的情况还是比较顺利的。这些平台开展的金融业务,因为有一定的创新性,过去没有纳入我们的监管,现在正在逐步纳入监管中。”

“在整改过程中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包括企业、管理部门对这些产品的认定或鉴定,比如数据、个人信息、个人隐私保护问题,企业信息、商业秘密保护的问题,涉及很多方面,非常复杂,但总体上我们有充分的信心把整改做好。”郭树清表示。

2021年7月,银保监会消保局局长郭武平表示,大型互联网平台向金融机构收取导客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推高了融资成本,在有的案例里面大型互联网平台导客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大概是6%、7%,实际上银行的贷款利率是4%、5%,整个实体经济和企业的融资成本里面,大型互联网平台占了很大一块。

2021年10月,郭树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总体上中国金融业竞争程度很高,但在金融某些领域某些环节也存在突出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问题。“我们一行两会一局对14家互联网平台金融领域的问题,要求他们进行整改的,大概有1000多个问题,大部分问题都得到了积极的回应,一半左右已经落地了,今年(2021年)年底前将取得更显著的实质进展。”郭树清表示。

五年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25万亿元

近年来高风险影子银行的化解取得实质性进展。“从2017年到2021年,五年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25万亿元,过去两年就压减11.5万亿元。五年时间内处置不良资产约12万亿元,最近两年处置6万多亿元。P2P网贷机构全部停止运营,未兑付的借贷余额压降到了4900亿元。”郭树清表示。

影子银行是指常规银行体系以外的各种金融中介业务,通常以非银行金融机构为载体,对金融资产的信用、流动性和期限等风险因素进行转换,扮演着“类银行”的角色。

影子银行游离于监管之外,风险隐蔽,交叉传染,被认为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影子银行报告》显示,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已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成为第三版巴塞尔协议改革的主要内容,同时也已成为金融稳定理事会重点关注的政策问题。

上述《中国影子银行报告》显示,中国影子银行的主要特点为,第一,以银行为核心,表现为“银行的影子”。中国的影子银行具有“银行中心化特征”。第二,以监管套利为主要目的,违法违规现象较为普遍。各类机构利用监管制度不完善和监管标准不统一游离于监管边缘,在所谓的“灰色地带”大肆从事监管套利活动。

第三,存在刚性兑付或具有刚性兑付预期。多数产品承诺保本或保最低收益。有的还与投资人签订“抽屉协议”,承诺刚性兑付。有的在产品销售过程中隐藏风险,夸大收益,不及时充分披露信息,造成“买者自负”难以真正落实;收取通道费用的盈利模式较为普遍。中国影子银行产品大多是认购持有到期,流动性低,以量取胜,拼市场份额。赚取通道管理费是盈利的主要来源。

郭树清表示,经过几年的化解,目前影子银行的规模在29万亿元左右,这些风险是完全可控的。未来将由高到低,逐步化解相关风险,当然,作为监管部门,不能有任何的松懈。随着科技的发展,经济和金融的发展,还有很多冒名的“新金融”产品、“创新”产品出现,其实还有很大的欺骗性,甚至具有欺诈性,风险是很大的。

农信社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关于省农信联社改革的方向,之前讨论较多的有四种模式:统一法人省级农商行,金融服务公司,金融控股公司,省农商联合银行。

在3月2日,郭树清在谈及农信社改革的模式中,提出了方向性的发展。“要‘一省一策’因地制宜推动深化中小银行和农信社改革,但所有省农信联社改革的方向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要建立现代的企业制度。”郭树清称。

具体到改革方案,郭树清表示,所有的省份都提交了改革方案,有的模式是选择了由下到上的持股,比方说浙江的浙江农村商业联合银行;有的是双层结构,省农信联社是一层法人实体,县级联社是一层,也有的地方是三层结构的模式;还有省份计划组建几个农商银行等。银保监会正在指导修改、完善上述方案。

郭树清还称,在改革中,会尊重地方的意见。同时,要求地方党委政府一定要加强管理。“从实际出发,加强对专业化人员的要求,推动建立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市场,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管理团队一定要有基本的素质、资质的要求;在改革过程中要规范公司治理结构,三会一层必须健全,严格按照法律规范。”郭树清说道。

“更重要的是,在银行的改革中要吸取过去的教训,对股东进行严格的审查,不能再形成一股独大、关联交易、挪用资金,直接把银行资金或者是保险费用于加杠杆,用于搞其他投资,防止出现这种局面。当下农信社的改革进展情况还是很好的,但是也需要时间。”郭树清表示。

2022年1月24日,浙江省印发《钱塘江金融港湾发展实施计划(2021-2025)》通知)显示,作为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省,根据改革方案,将推动省农信联社改制为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成为一家具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此项措施为近年来中国深化农信社改革“第一单”。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