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睿雷达新增产能或难消化,三类股东信披多处出入

03-03 来源:琼文财经网 作者:琼文小编

 

作者:童牧瑶

2月17日,在气象探测领域X波段双极化(双偏振)有源相控阵雷达产品毛利率直追茅台的广东纳睿雷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纳睿雷达)科创板IPO成功过会。

然而,成功过会的纳睿雷达在募投项目的合理性及三类股东的信息披露方面仍存在诸多疑点。

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

纳睿雷达是一家以科技创新为驱动,专注于提供全极化有源相控阵雷达探测系统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

纳睿雷达本次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3,866.6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募资96,800.00万元用于全极化有源相控阵雷达研发创新中心及产业化项目(下称:全极化雷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全极化雷达项目分为全极化有源相控阵雷达产业化项目(下称:产业化项目)和雷达研发创新中心项目(下称:研创中心)两个子项目,总投资金额90,000.00万元,投入募集资金84,800.00万元。

招股书显示,全极化雷达项目备案号为2020-440402-39-03-102885,环评批复的文号为珠环建表【2021】43号。

据珠海市环保局公示的全极化雷达项目环评文件及环评批复显示,项目在扩产方面将建设先进的自动化生产线,计划年产全极化有源相控阵雷达100台/年以上。其中,计划在气象领域中,X波段雷达产能达到60台/年以上;航空领域业务中,X波段雷达产能达到5台/年以上;公共安全领域业务中,X波段低空监测雷达产能达到5台/年以上;水利领域业务中,X波段雷达产能达到30台/年以上。

但就目前而言,纳睿雷达产品主要应用于气象探测领域,客户主要为各地的气象局及下属单位,航空、公共安全、水利领域处于逐步推广阶段。从产品产能利用率和产销量方面来看,2018年至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纳睿雷达雷达整机产能分别为8台、16台、25台、13台,实际产量为6台、6台、20台、11台,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5.00%、37.00%、80.00%、84.62%,同期销量分别为0台、10台、14台、5台,产销率为0%、166.67%、70.00%、45.00%,可见最近两个报告期的产销率并未达到饱和状态。在产品使用周期长,客户单一的情况下,纳睿雷达募投项目设计的气象领域新增产品为最近一个报告期(以半年的双倍计算)产能的2.31倍,是销量的6倍,在未销售水利领域产品的情况下新增30台以上的产能,市场开拓和产能消化或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另外在研创中心项目中纳睿雷达新建1栋22层的创新中心大楼综合体,占地面积7,000平方米,该大楼设有研发公共办公、综合(系统、项目、运维)、气象事业部、数字部、射频部、机械部、预研部、实验室、创新中心,总建筑面积42,000平方米。截至2021年6月末,纳睿雷达研发人员为72人,研发人员的人均使用面积接近600平方米。

同时,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分别为1,709.96万元、2,205.50万元、2,289.54万元及1,750.16万元,远低于同期可比公司的研发投入金额。

三类股东信披多处出入

纳睿雷达IPO期间因一年换三任财务总监被多家媒体诟病。同时,纳睿雷达在递交招股书前后也存在其他员工离职的情况。

目前,纳睿雷达仅有一个员工持股平台珠海纳睿达成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纳睿达成)。

据招股书,2020年1月、2021年2月、5月、8月,吕维剑、王育才(其配偶代持股)、刘会涛、余锐仁、刘文苹因离职转让持有的员工持股平台股份。值得注意的是,余锐仁、刘文苹是在纳睿雷达IPO被受理两个月后进行的离职退出。另外,张寿鹏由于长期失联及旷工,于2020年10月被发行人解除劳动合同,同时根据《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将其从合伙人中除名。对于上述员工曾在纳睿雷达的任职情况及去向招股书并未披露。

纳睿雷达的三类股东也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披露,纳睿雷达股东中有25个私募基金股东均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但《壹财信》通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并未查询到部分股东的备案信息,此外招股书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私募基金成立时间存出入。

招股书披露,广州穗开新兴壹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成立时间为2019年6月10日,但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9年6月14日,时间相差4天。

招股书显示,珠海华金领越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成立时间为2017年2月28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8年9月13日,相差20个月。

(截图来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类似的情况还很多。招股书显示,农银高投(湖北)债转股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时间为2018年5月2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8年6月13日,相差1个多月。

深圳市华拓至远叁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时间为2016年4月18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20年3月23日,相差近4年时间。

(截图来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武汉天禾大健康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时间为2019年6月6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9年10月21日,相差4个月。

湖南雨花盛世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20年8月3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20年8月26日,相差23天。

广东毅达创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8年10月26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9年1月18日,约相差2个月。

广东毅达汇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时间为2019年11月01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20年7月3日,约相差9个月。

厦门兴旺互联二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11月21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17年12月18日,相差约1个月。

中国―比利时直接股权投资基金成立于2004年11月18日,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成立时间为2004年10月18日,相差近1个月。

除上述私募基金成立时间出现的偏差问题外,还有招股书披露的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备案的广州广发信德二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州天泽中鼎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珠海格金广发信德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三家私募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上并未查询到相关信息。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