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菱电器IPO惊现大隐患:父女控股高分红 “代工”困境卡脖子

03-03 来源:琼文财经网 作者:琼文小编

 

《电鳗快报》文/尹秋彤

曾于去年9月中止发行审核的宁波博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菱电器),再次更新招股材料,日前已恢复发行审核,拟募资3亿元。《电鳗快报》经调查研究发现,公司此次IPO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父女控股高分红、“代工”困境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父女控股高分红

博菱电器是一家家族式小家电代工企业,实控人袁海忠与袁琪父女目前合计持股比例超过96%。

市场人士认为,一直以来,股权集中、“一股独大”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中,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结构弱点将更加突出。家族式企业在人力资源优化配置、建立合理的人才结构等方面存在弊端。家族成员之间容易通过控制董事会来影响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可能损害其他小股东的权益。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博菱电器在IPO之前突击分红,这也让公司陷入了“带病上市”的质疑之中。此次分红或绝大多数已落入实际控制人袁海忠与袁琪父女的口袋里。而现金分红的2918.40万元在当期净利润中占比为27.17%。这很难让人不质疑博菱电器此次IPO的真实目的。

代工“困境”卡脖子

博菱电器是一家以出口代工为主的厨房小家电生产商。由于公司以国际小家电品牌商代工生产为主,对单一客户依赖较为严重,截至2020年,博菱电器来自第一大客户的收入占比达66.91%,高出行业均值37.76%接近30个百分点。

2018-2020年,博菱电器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289.43万元、2.03亿元、4.46亿元,连续两年均呈倍速增长,在公司总资产中的占比也由19.43%提升至36.50%。受此影响,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0.66万元、-25.16万元、-1.71亿元,三年合计净流出1.75亿元。

而由于代工客户回款慢、订单多,公司近几年营收账款激增、现金流吃紧。在现金流吃紧、订单数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为满足运营资金需求,博菱电器只能向银行借入大量短期借款。2019年和2020年,博菱电器的短期借款分别达到2834.58万元和3.12亿元,去年同比增长10倍。

公司的负债率也快速攀升。数据显示,2018-2020年,博菱电器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6%、24.29%和52.15%。对应的流动比率由3.77下降至1.38,速动比率由2.42下降至0.82,说明公司短期的偿债风险已逐渐加大。

转战内销有极大挑战

目前,博菱电器正瞄准国内市场,从主攻出口转战内销。但从实际情况看,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上取得突破,博菱电器还面临不小的难度。

首先,其品牌声量在国内都比较小,很少有消费者关注购买,面对国内小家电品牌的竞争,博菱电器很难打开局面;其次,出口企业往往会有生产情结和思维定势,考虑的维度单一、狭窄,知识结构不完整和经验主义当头;再者,当前国内小家电市场竞争已经白热化,单靠改改样子、变个外观就期望能得到消费者认可几乎是不可能的。此外,国内的小家电品牌面临的“产品同质化、重营销轻研发”等弊病博菱电器同样无法规避。

种种迹象表明,博菱电器IPO后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绝对不是登陆资本市场就可以解决。在企业瞄准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更应该重视企业内部存在的诸多问题,为了一时之成绩好看而埋下隐患,无疑于发展路程中埋下的一颗不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荡然无存。

董事长90条风险缠身

《电鳗快报》 据天眼查显示,董事长袁琪目前任职7家企业,担任股东2家,担任高管5家,且实际控制5家企业。尤为注意的是,袁琪周边风险多达58条,预警提醒有32条。

高风险方面,袁琪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宁波兴宏汽摩部件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宁波兴宏汽摩部件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诉讼方面,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宁波博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曾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宁波博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5家企业,且数十风险缠身,如此一来,怎能保护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