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冠科技IPO获批文 “夫妻店”品牌弱能走多远

03-02 来源:琼文财经网 作者:琼文小编

 

《电鳗快报》文/高伟

据中国证监会2月24日消息,中国证监会网站公布关于核准深圳市康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冠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电鳗快报》经调查研究发现,公司此次IPO虽然成果过关,但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质疑声不断,尤其是“夫妻店”的弊端已成为市场争论的焦点。

家族控股狂分红5.1亿元

《电鳗快报》注意到,康冠科技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丈夫凌斌和妻子王曦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持有公司64.96%的股份,并合计控制公司85.89%的股份,具有绝对控制权。

市场人士认为,一直以来,股权集中、“一股独大”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中,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结构弱点将更加突出。家族式企业在人力资源优化配置、建立合理的人才结构等方面存在弊端。家族成员之间容易通过控制董事会来影响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可能损害其他小股东的权益。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博菱电器康冠科技在IPO之前分红毫不手软。从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来看,2020年度末,康冠科技账上仍有3.89亿元的数额,不过结合其短期借款6.63亿元,应付账款11.32亿元,合同负债主要为预收客户的货款2.75亿元,应付职工薪酬金额为1.03亿元,应交税费0.93亿元来看,合计22.66亿为支出项,康冠科技的账上这点金额就很难覆盖。不过,这不影响康冠科技在股利分配上大手笔操作,其于2018年现金分红5,000万元,2019年现金分红1.9亿元,2020年现金分红2.7亿元。报告期三年累计分红达5.1亿元之多,超过了报告期每年度的扣非净利润。

此次分红或绝大多数已落入实际控制人口袋里。这很难让人不质疑此次IPO的真实目的。

自有品牌弱总是“被执行”

康冠科技自2014年开始推出自有品牌“皓丽”,不过报告期内自有品牌业务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仅分别为1.16%、2.05%及2.54%,可见自有品牌的认可度并不高。

而报告期内康冠科技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1.84亿元、2.17亿元和2.3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9%、3.09%和3.16%,超过了其自有品牌的营收。其中广告宣传费分别为1566.58万元、1723.52万元和2890.18万元,分别占销售总额的8.50%、7.93%和12.34%。从公开资料可见,康冠科技的买卖合同,作为被执行人,其被执行的金额高达1225.40万元之多。

值得注意的是,梅州科捷电路有限公司自2007年开始即与康冠科技存在业务往来,由科捷公司向康冠科技供应各种规格、型号的PCB板,康冠科技将科捷公司向其供应的PCB板加工成为PCBA后,再生产成为电视机成品出售。2014年因PCB板质量问题,两者产生了纠纷,导致两者互为被执行人,案件直至2017年4月才完结。河南蓝宇传媒广告有限公司曾以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将康冠商用诉及法院,于2018年8月7日受理后原告于2018年10月9日撤诉。康冠商用曾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龙岗局2018年10月19日的2018年商事主体公示信息不定向抽查中,因年度报告信息的真实性发现问题已责令改正。而康冠医疗曾有一次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董事长418条风险缠身

《电鳗快报》据天眼查显示,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凌斌目前任职16家企业,担任股东6家,担任高管12家,且实际控制23家企业。尤为注意的是,凌斌周边风险多达255条,预警提醒有163条。

高风险方面,凌斌担任高管的深圳市康冠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惠州市康冠技术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康特高科技工业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深圳市玄达实业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

诉讼方面,其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商城众网软件有限公司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起诉(89),担任高管的深圳市康冠商用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深圳市康冠商用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惠州市康冠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

尤为注意的是,2017年年底,其担任高管的深圳市康冠商用科技有限公司曾因违规而受到深圳宝安机场海关的行政处罚。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